这会儿离官夫人遇害的时间还有几日功夫
2019-04-20 11:00
来源:未知
点击数:           

上午时陪了云巧在房间里玩耍了一阵,云巧年纪虽然不大,但规矩学得好,面对这样一个小姑娘哪怕就是铁石心肠的人也很难对她生出恶感来,再加上官百合在看到女儿时身体情绪的波动很大,百合甚至总觉得陪云巧半天的时间过得很,没过多大会儿功夫便已经到了中午,奶娘抱着依依不舍的小丫头回房间里去了,百合正准备用过午饭回官家时,谁料才刚一出门便被人拦住了。侍候在她身边的小丫头听说百合要回官家,吓得脸色都白了,哆嗦道:“老爷吩咐过,说太太这两天除了云府,哪儿也不能去。”百合听到这话,眉头一下子就拧了起来,云慕南不让她去官家确实百合从剧情里知道他这是为了自己好,毕竟鲤鱼妖的鬼魂此时有可能就潜伏在官家的某一处,但他剧情里虽然也曾说过让官百合不要回娘家的话,可并没有真正派人拦过她,这会儿却说了几次不准她离开云府的话,这会儿还让小丫头拦她了,百合冷笑了一声,那小丫头哆哆嗦的看了百合一眼,嘴唇动也动没有出声了。看样子今日是回不去官家了,云慕南要真想将她留下来,总是会想的出办法来拦她,大不了这会儿不走,过两天抽空回去就是,这会儿离官夫人遇害的时间还有几日功夫,正好这几天百合准备多画些符纸出来,哪怕就是不一定能保得下官夫人的性命,可至少自己也尽了力了,总比什么都不做,眼睁睁看着官夫人遇害要好。叹了口气,百合挥手示意小丫头出去,她自己则是取出朱砂符纸开始画了起来,开始时她心烦意乱的还一连失败了好几张,但到了后来心定下来时,体内的道门法力与高度集中的精神力便慢慢成功率高了起来,五张符纸时总有两三张是成功的,哪怕这些符纸法力并不深,可蚁多咬死象,她若是多画一些,到时就是杀不了鲤鱼妖的鬼魂,也必定会让她受伤,逼退她一段时间。一旦画得累了,感觉到法力不足时,百合便起身练一会儿星辰练体术,引法力入体,这样一面补充法力值,一面画符的情况下时间过得倒是很,外头天色慢慢的就黑了下来。不知是因为冬季白天时间短的原因还是因为云府里阴气太浓,仿佛近来有阴云罩顶的原因,一到夜晚外头便份外渗人,尤其是连绵不绝的猫叫声,是让人毛骨悚然,百合吃过晚饭之后打发了丫头自顾自回去睡觉,她想了想带了些药材,又将早就准备好了的两个陶罐朝昨夜里自己放罐子的地方走了过去。那里的八卦阵还在,四周也没有人来过的痕迹,但一整天的时间,这里的野草仿佛长得加茂密了些,四周猫叫的声音不住传来,百合进了阵法里将罐子盖一揭开,里面虫子此时已经相互吞噬了大半,每只罐中七八只活下来仿佛个头大了些的虫子此时仍在吞噬,但动作已经慢了许多。百合洒了把药进去,那本来仿佛有些神态萎靡的虫子一瞬间就有些凶悍了起来,百合将两个罐子中吞噬后残存下来的这十几只虫子装到了一起,又把三个空余的陶罐放在了原地,一会儿功夫大量的虫子又重爬进来,完成了这一切之后百合将罐子盖上了,再一次离开了这个院落里。经过昨天回到房间里碰到云慕南的事儿,百合这回心里都已经有些阴影了,她回到自己的房间门口时,并没有急着进去,反倒是轻轻将门推开了一条缝,眼睛往里头瞧了瞧,没有发现云慕南的身影时,这才松了一口气,正要推门时,一只大手却一下子比她动作,‘吱嘎’一声就将门给推了开来。“回来了,不进门站在门口看什么?”云慕南的声音在百合身后响了起来,百合本来注意力全集中在屋里,这会儿冷不妨被他一吓,心都跳到了嗓子眼,她有些狼狈的跳进了屋里,转头看云慕南不紧不慢的跟在她身后进了屋,顺手将房门便关了起来,他转过身时皱着眉头上下打量了百合几眼,表情有些严肃,百合正当他会问自己为什么夜晚又出门时,他却将脸别了开来:“……”这副有些嫌弃又隐忍的表情哪怕就是什么话也不说,也比说了任何的话杀伤力还要大,百合看得有些暴燥时,云慕南却直接又唤人送了热水进来。事实上百合自己都能感觉到自己出去一趟身上沾的那种腐臭味儿,她现在法力不足,不能轻易的将这种带有强烈怨念的臭气驱除,可是哪怕她自己再嫌弃,但在看到云慕南那张比她还要嫌弃的脸时,百合依旧沉默了下来。一整夜的时间云慕南照样回来之后自顾自的拿了本书看了会儿躺上了床,他仿佛并不在意百合做了什么,好像他回来真的只是为了睡觉一般,第二日早晨又自己离开,连着好几天他都是如此,白天时他偶尔还会抛下公务过来,什么也不做也不说话,自己拿着本书便能坐上半天,又沉默又不说话,自然这样一来百合也根本没有时间回官家去了,一开始时她还强忍着,到了后来也不管云慕南在不在了,百合有时趁他在时也会画符纸,两人各做各的倒也相安事,官家一直没有消息传来,但这个时候没有消息便是最大的好消息了,证明官夫人到了此时还没有遇害,百合松了口气的同时,心里不免又有些纳闷了起来。连着近半个月的时间百合都被云慕南跟软禁似的困在云府里头,虽说官家没有噩耗传来这让她心里松了口气的同时又有些纳闷,但时间长了百合还是有些焦燥了起来,她捉的蛊虫此时都已经吞噬了好几回,这云府中阴气越来越强,虫子也多,她最近一批培养出来的蛊虫身上已经带了淡淡的赤金色,她画出来的带有微弱法力的五行咒符纸此时都已经存了厚厚的一叠,却根本没有机会送回官家去,云慕南像是变了个人般,从以前偶尔不定时回来一趟,变成了每天晚上都会过来睡觉,直到早晨时才离开。被他盯在眼皮子底下,百合哪怕最近已经做事不再避着他,但云慕南依旧是一句话也不问,哪怕是他心中应该已经有数了,可他偏偏硬是不肯将那层户纸挑了开来。做了这么多回任务,百合遇到过的人也算是不少了,打交道的人多,她一般都习惯隐藏自己的实力,深怕被人发现了自己跟别人的不同之处,这还是百合头一次希望人家看出自己的不对劲儿,并赶紧将话问出来,但云慕南就是装做什么都没看见,甚至连问都没有问过一次,到了最后百合终于有些沉不住气了,在出外取蛊虫回来时,看到云慕南又坐在屋里的时候,她进屋之后将手里抱着的罐子一下子放到了云慕南面前。“我想要回官家一次,你也知道官家到底发生过什么事情,你现在关我在云府里没有用,背后的人不会因为我躲着不出现就放过我的。”云慕南拿着书的手顿了一顿,半晌之后他才叹了一口气出来:“我知道。”他没有否认,显然他心中对于鲤鱼妖的复仇也是有数的,想到这一切的事情源头都是云慕南惹出来的,百合心里不免鄙夷了他一番:“你既然知道,你就应该让我回去,我早有准备了,我要回去看看我娘与哥哥们。”官家子嗣本来十分旺盛,自官老太爷那一辈起,非常完美直播 ,便是阳盛阴衰,官家男人讨的姨太太不少,自然男丁也多,每房都有十几个,子生孙后就形成了一个庞大的数目,但这样多的人却在半年之内相继死了个干净,而这些官家的人对于官百合一向疼爱,如果没有本事也就算了,现在自己可以帮官家一些忙了,百合实在不能眼睁睁的看着这些人死在鲤鱼妖手下。“你准备的还不够充分。”出乎百合意料之外的,一向对她虽然并不是多么冷淡,可也没有亲近过的云慕南头一次伸手将她拉到自己身边坐了下来,两人这些日子以来同床共枕近一个月的时间,就连发梢都没碰到过,因此百合根本没有料到云慕南会伸手拉自己,呆愣之下她竟然没有反应过来,直到坐到云慕南身边时,她又听到云慕南这话,眉头一下子就皱了起来:“老爷这话是什么意思?”“半年之内,我可以尽量空出半年的时间来保官家人暂时不死。”云慕南神色淡然的将这话说完,重将自己搁在桌上的书本又拿了起来:“你若是有本事,尽管折腾,在此之前不必想太多,也不用想回官家去的事儿,半年之后你要送死,我拦不住,也不拦。”r1152

Copyright © 2003-2015 All rights reserved.http://www.youngoldandnew.com.cn王中王网站高手,天下彩天空彩票你同行,本港台现场报码,香港码现场开奖结果版权所有